<noscript id="suceu"><small id="suceu"></small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suceu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suceu"></optgroup> <optgroup id="suceu"><xmp id="suceu"><center id="suceu"><small id="suceu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suceu"></optgroup>
<code id="suceu"><xmp id="suceu"><optgroup id="suceu"></optgroup>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新聞 > 運營維護

抖音賺錢的方式有哪些

來源:網絡公司發布時間:2022-06-04熱度:1687

 

但凡手機上有抖音的朋友,都知道現在玩好抖音很賺錢。也有很多人想做抖音賺錢,但是也僅僅停留在“想”上。怕出鏡、不會剪輯、不會文案、不會拍攝等都是擋在大家想在抖音上賺錢的攔路虎。今天就來聊一聊抖音到底有多少種賺錢的方式,又需要哪些技能該怎么做?

在抖音變現的底層邏輯就只有三種:廣告、帶貨、引流到私域。

首先說一說廣告變現

這種變現賬號也是大家最常見的賬號:各種劇情號,人設好。

抖音賺錢的方式有哪些

通過有趣有用的內容積累粉絲,粉絲達到一定基礎之后開始接各種廣告變現。

現在千萬粉級別的網紅基本一條廣告報價最少都在10W以上了。

這種賬號對粉絲量要求比較高,基本需要真人出鏡,有優秀的文案或剪輯能力,相對而言個人是比較難做的。

還有兩種通過廣告變現的模式就是“小程序推廣計劃”和“游戲發行人計劃”。

小程序推廣計劃需要開通星圖,但是開通星圖需要1萬粉絲,這個就有一點門檻了。(但是也有辦法零粉就能做小程序推廣計劃,這個在后面的文章再更新,感興趣的可以關注一下。)這個計劃最常見的就是掛各種測評這些鏈接,有人點進鏈接測評就能有傭金收益,具體的小程序推廣計劃怎么做后期再更新。

這個項目大部分都不需要真人出鏡,主要依靠剪輯能力。

游戲發行人計劃也是依靠游戲發行方投入的廣告費賺錢。

沒門檻,有個手機能玩游戲就可以。

具體怎么做可以看下這篇文章《游戲發行人計劃到底該怎么做才能賺錢?保姆級教程來了!》。

還有抖音官方的“中視頻計劃”,制作1分鐘以上的橫屏視頻,通過播放量賺取平臺的獎勵傭金,后期也會出一個詳細的教程。

然后就是帶貨

這塊賺錢最多的就是明星或者大網紅的直播帶貨。

那適合普通人的帶貨賬號有哪些呢?

最常見的就是好物分享之類的賬號,也是普通人在抖音上賺錢的最好的賽道之一。

門檻就是1000粉絲開通櫥窗,保證金500。

素材能自己出鏡自己拍最好,也可以混剪。

還有就是團購達人,主要是吃喝玩樂類的帶貨。

門檻也是1000粉(也有零粉的辦法,后期再分享)。

然后就是測評類的賬號,門檻稍微高點,需要做出賬號風格。

最后一個私域變現

這種基本是你在某個領域賺到錢,然后開始制作培訓課程開始收學費等。

可以說主要是收學費,當然也有一些不適宜在平臺售賣的產品。

抖音上賺錢的大綱基本就是這三種。

你如果想在抖音賺錢的話先思考自己有什么技能,喜歡或者擅長做哪個領域。

如果發現自己可能某一個環節不太會,你應該做的是去學習,去成長。

而不是被一個或者幾個問題絆住就放棄了,那還不如老老實實上班打工。

賺錢其實并不是最終的結果,只有你自己的能力提升到一定的水平,賺錢就水到渠成了。

不管你是上班也好,做互聯網副業也好。

想賺多少錢一定是跟你自己能力的提升成正比的。

畢竟買彩票中一等獎的能有幾個?所以想賺到更多的錢,就必須要去行動,在行動的過程中學習并成長。

這不是毒雞湯,而是事實!今天的推薦就到這里,也希望在2022年,你能變得更加優秀!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slawrencealpine.com/news/show-1646.html
国产高清,国产AⅤ无码片一级毛片,被公侵犯的岬奈奈美至视频
<noscript id="suceu"><small id="suceu"></small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suceu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suceu"></optgroup> <optgroup id="suceu"><xmp id="suceu"><center id="suceu"><small id="suceu"></small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suceu"></optgroup>
<code id="suceu"><xmp id="suceu"><optgroup id="suceu"></optgroup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